WeLife

“一想到上班我就恶心!”墨尔本护士极度短缺,却有2万名护士接连辞职!

压力太大了!

“就我的焦虑程度来说,一想到上班我就觉得恶心。”
“有时候上班之前我都会哭。”
“压力太大了,我真的不想去上班。”
说这话的是墨尔本一位匿名的护士——一位曾对护士行业充满激情和热爱、曾经非常喜欢这份工作的女孩。
但是现在,她只觉得这份工作让她不堪重负、濒临崩溃。
因为疫情。
“一想到上班我就恶心!”墨尔本护士极度短缺,却有2万名护士接连辞职!
她说,自从疫情之后,医院的病人激增,医护人员人手严重不足,整个行业都处于超负荷运转的状态,护士们的工作量大大增加,轮班加倍、时常加班几乎成为了常态。
“一想到上班我就恶心!”墨尔本护士极度短缺,却有2万名护士接连辞职!
“可就算我们加班,我们轮班加倍,但还是不行,人手总是、总是不够。”
“我们每天都会收到短信问‘今天或明天有没有人可以上班啊?’每天都收到很多条这样的短信。”
“就感觉,我们做多少都不够。”
“一想到上班我就恶心!”墨尔本护士极度短缺,却有2万名护士接连辞职!
长期超负荷的工作让她的身体和精神都面临非常大的压力,有时候她去上班之前都会崩溃大哭。
她也想坚持下去,但实在支撑不住,万不得已之下,她选择了辞职。
“一想到上班我就恶心!”墨尔本护士极度短缺,却有2万名护士接连辞职!
“我知道我们人手有多不足,工作有多忙,但与此同时,我也觉得我不能承受更多的工作了。”
“我对这份工作充满热情,但不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
“一想到上班我就恶心!”墨尔本护士极度短缺,却有2万名护士接连辞职!
这位护士的情况并不是个例。
据她说,墨尔本已经有很多护士要么在考虑辞职,要么因为工作量太大不堪重负,已经被迫辞职。
“一想到上班我就恶心!”墨尔本护士极度短缺,却有2万名护士接连辞职!
另一位匿名的墨尔本护士也有同感。
“人手不够,每个人都超负荷工作,大家都非常累。”
现在人手甚至少到护士们每次轮班都要照顾比她们应该照顾的病人上限多一倍数量的病人!
“一想到上班我就恶心!”墨尔本护士极度短缺,却有2万名护士接连辞职!
“有些人都因为精神压力太大,不得不请了病假。”
“很多人都辞职了,很多人也在考虑辞职,还有很多人减少了工作时长。”
“我们需要更多支持,需要更多人手。”
“一想到上班我就恶心!”墨尔本护士极度短缺,却有2万名护士接连辞职!
这位护士坦言,她也无数次想过要辞职。
不过她暂时并没有辞职,而是选择明年减少工作时长,让自己喘口气。
据Australian College of Nursing的负责人Kylie Ward说,单是今年,就有大约2万名护士放弃了自己的注册资格。
“一想到上班我就恶心!”墨尔本护士极度短缺,却有2万名护士接连辞职!
而且最近,Ward教授自己每天也都会收到大量的电话、邮件和信息,都是护士说要辞职、或是对工作量太大表示担忧的。
“一想到上班我就恶心!”墨尔本护士极度短缺,却有2万名护士接连辞职!
不过护士们说,这也不能怪医院,因为这是整个行业的问题,医院已经尽最大努力给她们提供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大家多多接种疫苗。
因为不管维州是不是已经解封,但病毒依然还在。
我们都不希望万一自己有一天生病住院了,医院却没有护士照顾我们。
来源:9 News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