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ife

澳洲备受尊敬的华人医生车库被枪杀,亲朋不满判决,“太轻了!”

必须严惩

“报警,有人有枪。”在这最后一声呐喊后,一位名叫曾路平(Luping Zeng)的56岁皮肤癌症医生倒在了血泊里。

他年迈的90岁母亲再也等不到儿子的来电,儿子每周六的电话早已成为她的习惯,也是她唯一的精神寄托。然而,人生最无奈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澳洲备受尊敬的华人医生车库被枪杀,亲朋不满判决,“太轻了!”

在2019年4月16日,曾路平被布里斯班三个青少年在抢劫不成后,在自家车库被残忍枪杀。

这位温柔善良的医生,事业有成,与妻子和两个女儿组建一个温馨的家庭。从医30年来,他一直兢兢业业,是一位永远把病人放第一位的良医。

案发当时,他工作到凌晨才从Waterfordmedical clinic回到自己的布里斯班Sunnybank的Macgregor的家中。

澳洲备受尊敬的华人医生车库被枪杀,亲朋不满判决,“太轻了!”

曾路平在自家车库被枪杀。(AP Photo: Facebook)

当时他正在收拾自己的车,为自己明早的出发做准备。三个澳洲青少年开着偷来的车准备抢劫。

他们吸食毒品,手持猎枪,砍刀和棒球棒闯入了他的车库。

几秒钟后,子弹声响,穿过他的胸部和腹部。随后,他被送往医院,后来抢救失败,离开了人世。

澳洲备受尊敬的华人医生车库被枪杀,亲朋不满判决,“太轻了!”

他在世时,是一位备受尊敬的医生。(AP Photo: Facebook)

法庭得知,曾医生为了保护自己,拿起了一把切肉刀,并用普通话对妻子喊道:“报警,有人有枪。”

谁曾想过,这一句变成了他的遗言。他的妻子告诉法庭,自己的丈夫是一个“善良和慷慨的人”,这个青少年谋杀让她成为一个“受创伤的寡妇”和一个“空洞的人”。

澳洲备受尊敬的华人医生车库被枪杀,亲朋不满判决,“太轻了!”

华人群体在布里斯班为医生发声。(AP Photo: 7 News)

她在声明中说:“我被判决终身没有灵魂伴侣。”自己的心永远的缺失了这一块,她的家庭被摧毁,孩子们也受到了创伤。丈夫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的声音也永远留在了她的脑海里。

澳洲备受尊敬的华人医生车库被枪杀,亲朋不满判决,“太轻了!”

曾路平于2000年移民澳洲,和太太一起开了Waterford 7 Day Medical Centre 和 Skin Cancer Clinic。(AP Photo:9 News)

案发后三天,三名青少年被逮捕。法院判决案件的主谋(开枪的青少年),一位17岁的男孩承认了自己枪杀了曾路平,去年他因谋杀被判处10年监禁。

澳洲备受尊敬的华人医生车库被枪杀,亲朋不满判决,“太轻了!”

参与枪击案的三个澳洲青少年。(AP Photo: 7 News)

其他两位作案的青少年,一位22岁的Billy Smith和21岁的JoshuaHamilton最初也被控谋杀曾医生,但在去年11月承认犯有较轻的过失杀人罪。

法院被告知Hamilton有轻微的智力障碍,他的词汇量跟七岁的小孩一般。在他小时候,他的母亲被谋杀的事让他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并被诊断患有多动症(ADHD),后来用毒品自我麻痹。

澳洲备受尊敬的华人医生车库被枪杀,亲朋不满判决,“太轻了!”

Hamilton在出庭法院后的车内。(AP Photo: 7 News)

Hamilton在监狱里让狱友代表他给医生的家人写了一封信,信中承认了自己“夺走了他们所爱之人。”

Smith一开始并没有对自己卷入这起谋杀案有任何的悔恨之意,后来他又告诉他的律师,“如果他可以改变什么,他会的,他不希望这种悲剧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据悉,两人都在判刑前被拘留了900天。Hamilton被判处7年半监禁,并将在两周后获得假释。Smith被判处8年半监禁,假释日期为2022年9月。

澳洲备受尊敬的华人医生车库被枪杀,亲朋不满判决,“太轻了!”

Smith带着手铐坐在车内。(AP Photo: 7 News)

在法院宣判时,GlennMartin告诉法庭,他们的行为时“鲁莽和愚蠢的”。这导致了一个善良和正直的人的死亡。

澳洲备受尊敬的华人医生车库被枪杀,亲朋不满判决,“太轻了!”

Dr Zeng的朋友Hong Shi(左)和Jun Tang(右),对法院的判决非常失望。(AP Photo: ABC News: Talissa Siganto)

庭外,曾医生的朋友Jun Tang 表示,他对判决感到不满。“法律的判决太轻微了,这让我难过,非常失望。”

曾医生的同事Hong Shi说,量刑法和法官对罪犯年龄的考虑是“不公平的”,我们不理解。这项法律需要改变,罪犯可以做任何事。年龄不是借口,你已经足够成熟,知道枪可以杀人。”

澳洲备受尊敬的华人医生车库被枪杀,亲朋不满判决,“太轻了!”

在Luping Zeng的追悼会上。(AP Photo: The Courier Mail)

澳洲的青少年犯罪一直是澳洲的毒瘤,曾医生的离世让人愤懑。如果因为年龄而可以逃过自己犯下的罪行,那法律的制裁就是一张白纸。

杀人犯也不需要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而被害者家属却要永远的带着支离破碎的心,行尸走肉般地活下去。

来源:7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