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ife

墨尔本华人妈妈:试孕10个月无果,做了这件事后,孩子主动来报到了

菜鸟妈妈专栏作者
墨尔本华人妈妈:试孕10个月无果,做了这件事后,孩子主动来报到了
刘子瑜 

前文艺少女,新晋菜鸟妈妈

来自台湾,曾著有《你觉得痛就对了:青春有悔》,来到墨尔本后创办过读书会,如今正在育儿的路上搜集各种崩溃。

编前语:

一位被忽略没有获邀参加庆典的巫婆,对皇后刚生下的公主下了一个黑暗的诅咒:

「公主在十五岁生日的时候,会被一根针刺死。」

尽管国王下令销毁全国的纺织工具,公主仍不能逃过一劫。死咒太强,无法取消,只有靠着精灵的魔法化险为夷,转为沉睡一百年取代。

诸多英雄曾尝试穿越蒺藜树丛,进入城堡搭救沉睡在玫瑰荆棘中的公主,但终究没有成功……。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要用百年的时间等待,等待一个对的王子披荆斩棘,才可苏醒重生。

上期专栏回顾:
暴风雨前夜:澳洲华人孕妈身孕3月,只身躺在床上,意外发生了…
有时候我会忘记流产或不孕是医学问题,而感觉是受到「不够资格拥有小孩」的诅咒。
自从第二次流产休养好后,几个月又过去了。虽然医生表示我和丈夫两人在生理上没有问题,也尝试服用了三次排卵药,但我的肚皮宛如沉睡中的睡美人,仍然静悄悄的。
墨尔本华人妈妈:试孕10个月无果,做了这件事后,孩子主动来报到了
它仍在等待一个对的精子出现,顺利穿越子宫颈黏液的障壁,游向输卵管,突破卵子外层保护膜而达成受孕。 
然而,我的年纪已符合高龄产妇的定义,生育大门如截稿时间在紧逼,只有随时关闭的焦心,没有百年时间可以蹉跎等待。 
当交构不再是爱意与情欲蔓延的情爱美梦,而变成一项兼具科学和迷信,按表操课的开腿运动——测量基础体温,计算排卵日期,参照清宫图表,看准时辰方位,为了中镖无所不用其极。
墨尔本华人妈妈:试孕10个月无果,做了这件事后,孩子主动来报到了
我不禁迷惘扣问自己一个哲学命题:「为什么非要生小孩?」
这……这种感觉……,就像你投了上百封履历,终于获得一次面试机会,结果面试官让生娘娘不看你的学经历,而是问你,「为什么要踏进母职这份神圣的教育事业?」
「传宗接代」、「长辈期待」、「养儿防老」、「社会压力」、「巩固婚姻」、「喜欢小孩」、「完整人生」。不是,都不是。这些仍缠在现代社会的老旧观念,没有我能打勾的选项。
孩子不是大人的附庸;孩子不是爱情的替代品;孩子更不是填满空虚的玩具。可是,我也说不出一个怦然心动的生子理由。
我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因为被生理时钟滴答的催促声逼急,而做出一个草率鲁莽,感情用事的决定。
就像是听到某商品限时限量,便一时害怕损失而冲动买下。如果,连生小孩的强烈动机都没有,那我是虚情假意的渴望小孩吗?我会全心全意爱我的孩子吗?
墨尔本华人妈妈:试孕10个月无果,做了这件事后,孩子主动来报到了
反过来问,「如果不生孩子又会怎样?」 
要列出没有孩子的优点可就容易多了:有挥霍不完的时间可以看小说,周末早上可以睡到自然醒,不会踩到随处乱放的玩具,可以完整思考一件事情不被打断,更别提深夜跑出来和闺蜜喝一杯。 
法国人气作家珂琳娜‧梅耶(Corinne Maier)曾用一本书的厚度,洋洋洒洒好几万字提倡40个不生孩子的理由,内容几乎把育儿生活和世纪灾难划上等号,彷彿孩子是暴君,会让你的人生彻底全毁。
若说读完后我完全没有被恐吓到是谎言,但我却也没有被完全说服。老实说,我没有耽溺自由和投入事业到有毅然坚定不生的信念。
墨尔本华人妈妈:试孕10个月无果,做了这件事后,孩子主动来报到了
不过话说回来,女人怀孕或是不怀孕,有一部份是要看个人意愿,另一部分其实是看机运。
主动选择不育,和被宣告不孕,终究是两码事。
虽然我没有要拿生育当作探索未知,体验人生的手段,但流掉过两次未满三个月的胎后,莫名的焦虑感一直扰动我的心底。
我恐惧,倘若老天注定要我与成为母亲的机会擦身而过,那么,生活少了儿女这一块,我是否能善用精力和时间,活出丰盛光采?我真的准备好膝下无子的生活型态吗?
原本只是生与不生的两种质疑声音,如宫廷剧里互斗的后宫嫔妃在脑海角力。可是突然有一刻,小时候因父母离婚,无形中被忽视照顾的自卑感这时又浮现了。
父亲缺席关爱,母亲缺乏温柔。一个没有足够被爱经验的孩子,又怎么能内化爱己爱人的能力?我就像电光石火那样,一瞬之间觉察到「为什么要生小孩」其实是个伪命题,意识底层的巨大冰山是无论在哪一种处境下,我容易有「自我怀疑」的生命倾向。
更确切的说法是,我无法信任自己。
墨尔本华人妈妈:试孕10个月无果,做了这件事后,孩子主动来报到了
我才是自己的巫婆。因认为不被父母当成一回事,对自身下了「你不够好」的邪恶诅咒。
潜意识习惯在暗地里用攻击、批评、禁锢的声音,谋杀自身的潜能。没有自信,不是因为真的没有能力完成什么,而是因为太相信那个贬抑自己的力量。 
即使现在我已经离家,居住在距离父母亲遥远的城市,成立一个新家庭,但童年经验的失落,仍是心头上的一根刺,像鬼魅般抓住我、驱动我,幽微渗入在生活中的不同领域。
以至于我「缺乏自我认同」的内在小孩,已长出厚厚的荆棘围篱,无形中把自己困在阴霾中,而挡住了生命的阳光。
墨尔本华人妈妈:试孕10个月无果,做了这件事后,孩子主动来报到了
我不能再被动地等候被拯救,我要勇敢地走出去。为了破解魔咒,我学习用疼爱的态度去安抚、接纳和理解我的内在小孩。
我也开始释出善意,一次一次龟速练习松动和父母的紧张关系。至于,与原生家庭修复和解的漫长之路,如何重新长出爱的力量的历程,则需要用博士论文的规模来论述了。
这不只是创伤与治疗的起点,而是生命创新的必要初始。当我开始接住自己的内在小孩,我体会到何谓心灵的自由,生命对我而言也变得更具有意义。
逐渐地,我不再担心无法当妈妈这件事。对我而言,不管有没有生小孩,我已经是一位母亲,照顾好我的内在小孩,拥抱回对自己的爱和信任就是我的责任。
墨尔本华人妈妈:试孕10个月无果,做了这件事后,孩子主动来报到了
同时,我也不畏惧新生命的种子深植在身上。或许,生小孩和结婚一样,需要的不是理由,而是信守好好陪伴对方,共同成长的承诺。
就在我把心思转向为内心自我的「升级」,对于生孩子这档事的心境彻底松绑为「没去讨,但真的没有的话也可以」,神奇的事发生了。
如同《睡美人》的故事结尾,最后这位王子其实什么也没有做。他只是刚好选在对的时间走进去,百年荆棘自动让路,玫瑰花朵绽开。
王子不过是亲吻公主一下,一切就幸福圆满了。
我,自然怀孕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