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ife

维州母亲因确诊向前雇主提出索赔!新冠的长期影响比你想象中更严重

不可大意
新冠病毒的感染数量在墨尔本持续上升,许多家庭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维州的一位母亲Angie Shrimpton和她的两个孩子在去年8月份感染了新冠,她是数千名在工作期间感染病毒的人之一。
Shrimpton说新冠病毒对她的家庭仍然造成着影响,她正在向之前工作的养老院和前雇主提出损害赔偿诉讼。
据统计,所有感染了新冠病毒的患者中高达13%的人将会产生持续性的健康问题。
维州母亲因确诊向前雇主提出索赔!新冠的长期影响比你想象中更严重
Angie Shrimpton的照片。(AP Photo: Dana Morse)
律师认为,如果雇主的疏忽大意,将员工暴露在新冠病毒之下,那么雇主很有可能面临损害赔偿诉讼。
许多长期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正在考虑对暴露他们的工作场所采取法律行动,Shrimpton女士就是其中之一。
在大多数情况下,原告需要证明他们受到了永久性的伤害,并且必须等到他们的情况已经稳定,才能考虑提起赔偿诉讼。
这个诉求是极具挑战性的,因为现阶段没有对新冠病毒的固定诊断。而且不同的个例有着不同的症状。
维州母亲因确诊向前雇主提出索赔!新冠的长期影响比你想象中更严重
律师Tom Bradley表示,在提起诉讼时,身体和精神上的伤害都可以考虑在内。(AP Photo: Dana Morse)
Shrimpton以前在Barwon Health做行政工作。疫情暴发后,该中心的许多员工因病请假,她随即被带到Opal South Valley的养老院工作。
她被告知只会以行政人员的身份在那里上班,并不会和当地的居民接触。
她在感染前上了两天班,她说:“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让人惊讶。当你想到最初的症状只是轻微的咳嗽。“
维州母亲因确诊向前雇主提出索赔!新冠的长期影响比你想象中更严重
Angie Shrimpton 被感染时工作的养老院。(AP Photo:Geelongadvertiser)
但几天后,Shrimpton女士和她的两个孩子都病得很重,她们一家至今都在和新冠病毒带来的后遗症做斗争。
她回忆起在抵达工作地点的早上,她并没有接受过正确的个人防护装备(PPE)的指导,在她工作的两个轮班期间,她看到了多起感染控制的漏洞。
她说:“我看到有人正在脱受感染的个人防护装备。我转过身说质问道‘我们不是应该有一米半的距离吗?’他们只是耸了耸肩,又回去干自己的活了。”
维州母亲因确诊向前雇主提出索赔!新冠的长期影响比你想象中更严重
据统计,新冠患者可能只出现一种症状或轻微症状,也可能出现需要紧急医疗救助的严重症状。(AP Photo: Edwina Seselja)
Shrimpton说:“我的脑子一团乱麻,很难集中注意力。而且我也不能锻炼,丧失了照顾自己和孩子的能力。甚至当我咳嗽、打喷嚏或大笑时,我就会尿失禁。”
在两个孩子中,儿子恢复的很好,但是她的女儿一直在和病毒长期性带来副作用作斗争。
Shrimpton说:“我的女儿精神上已经完全崩溃了,她很害怕我的突然性死亡,她完全无法应对如果我目前的身体状况,孩子有五个月都没能去上学。”
维州母亲因确诊向前雇主提出索赔!新冠的长期影响比你想象中更严重
另一位维州母亲Katy Pearcey因为受新冠影响,选择在家给孩子们上学。(AP Photo: Justin Macmauns)
虽然Shrimpton成功地申请了Work Cover,帮她支付了一些治疗和康复的费用,但这并不包括对她家属的经济帮助,这意味着她要自掏腰包支付孩子们正在进行的治疗。
Shrimpton正考虑采取进一步行动,并对养老院和她的前雇主提起损害赔偿诉讼。
维州母亲因确诊向前雇主提出索赔!新冠的长期影响比你想象中更严重
Hussain表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去了解新冠病毒带来的长期影响的数据。(AP Photo: Dana Morse)
Maurice Blackburn的首席律师Azmeena Hussain表示,目前还不清楚对于长期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开放了哪些法律途径,也不清楚患者需要等待多久去提出索赔。
律师解释说:“如果诉讼是由家庭成员对雇主提出的,这将是法院作出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决定。
因为通常情况下,雇主只承担员工在工作场所中发生事情时的义务,但在传染性疾病的情况下,责任问题就不那么明确了。
来源:ABC News, The 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