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ife

“国境重启不会等到15号!”莫里森又来PUA了!国际留学生表示“这次我肯定不信了!”

维州今日新增1419例确诊病例,10名患者不幸去世。
“国境重启不会等到15号!”莫里森又来PUA了!国际留学生表示“这次我肯定不信了!”
卫生部长表示,如果 Omicron 变种已经在维州流行,他也“不会感到惊讶”。

“国境重启不会等到15号!”莫里森又来PUA了!国际留学生表示“这次我肯定不信了!”
州长安德鲁则表示:新增病例数如今不再重要。

“国境重启不会等到15号!”莫里森又来PUA了!国际留学生表示“这次我肯定不信了!”

虽说疫苗接种率已经很高,但维州政府这样的态度也差不多完全躺平了。

几次三番被PUA,

留学生:鬼都不信莫里森

就在刚刚,新州确认再添一名Omicron确诊病例。

“国境重启不会等到15号!”莫里森又来PUA了!国际留学生表示“这次我肯定不信了!”
这也使新州的Omicron总确诊数升至7名。

新州卫生部门确认这名患者从多哈(Doha)出发,但并没有在南非逗留。

卫生部担心该患者是在11月23日在降落于悉尼的 Qatar Airways flight QR908上被感染的。

“国境重启不会等到15号!”莫里森又来PUA了!国际留学生表示“这次我肯定不信了!”
两名同机的家庭成员也被确诊为阳性,他们的基因测序还在进行,目前还没有确认感染的就是Omicron病毒。

周日,新加坡航空公司的 SQ211 航班上也出现了两起Omicron病例,这无疑让澳洲和新西兰、新加坡等国的免检疫旅行计划和国际旅行者返澳计划雪上加霜。

而就在Omicron逐渐开始在澳洲大陆上蔓延的时候,PUA之王莫里森又说话了:

“尽管出现了Omicron变种病毒,

但国际边境很快将会重开。”

被莫里森疯狂PUA的留学生们表示:我信你的邪!

联邦政府本周一宣布,由于 Omicron 变种的出现,对国际学生和其他符合条件的签证持有人放宽边境限制的计划将至少推迟到 12 月 15 日。

这一决定让许多期待已久抵达澳洲的国际学生感到再一次疑惑。

“飞前12小时取消飞机票”

在纽卡斯尔大学攻读法律学位 16 个月后,中国留学生张一鸣(音译)本应该在周二启程前往澳大利亚。

而如今他不得不取消他从哈尔滨出发的 1,000 刀机票。

“国境重启不会等到15号!”莫里森又来PUA了!国际留学生表示“这次我肯定不信了!”

张同学说,为了返澳,他拒绝在上海最负盛名的律师事务所之一进行实习,而他的航班在起飞前 12 小时却被迫取消了。

“这个决定对临时签证持有人极其不负责任,

他们没有任何时间准备和回应紧急公告。”

“就是重演去年边境限制开放的Drama事件。”

确实,大家还记得去年3月份封锁国境后的一拖再拖吗,莫里森不断给大家希望又扑灭希望,搞得留学生们纷纷表示:莫里森说话,鬼都不信!

“国境重启不会等到15号!”莫里森又来PUA了!国际留学生表示“这次我肯定不信了!”

张同学这样的状况不止一例,Julie Eti 通过澳大利亚奖励计划获得了奖学金,并将于今年在墨尔本进行学习。

因为疫情推迟学业后,Julie Eti 认为她终于可以在2022 年到墨尔本读书了。

“国境重启不会等到15号!”莫里森又来PUA了!国际留学生表示“这次我肯定不信了!”
她在上周收到一封电子邮件,邮件里称边境将于 12 月 1 日开放,这个消息让她对自己的求学之旅重燃希望。

“但边境延期开放让我失去了重燃起的希望,”

“我们对此无能为力,而且这真非常令人难受。”

“对心理健康造成的影响”

Andina Dwifatma 是另一位回不来的学生。

她一直在雅加达攻读博士学位,几周前收到了几封电子邮件,邀请她回到澳大利亚。

“我收到的最新消息说,一旦澳大利亚达到 90% 疫苗接种率,就不会再有酒店隔离,”她说。

“然而,自从 Omicron 变种出现以来,这个消息一直没有更新,”她说。

“国境重启不会等到15号!”莫里森又来PUA了!国际留学生表示“这次我肯定不信了!”

Andina Dwifatma 说她已经计划明年初来澳继续在莫纳什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旅行限制很有可能会影响她明年初回到墨尔本的计划。

她表示,虽然她理解澳大利亚的旅行限制,但它“非常严重”地打击了她的心理健康。

“国境重启不会等到15号!”莫里森又来PUA了!国际留学生表示“这次我肯定不信了!”
“自 2020 年初我被莫纳什大学录取以来,我就为学习做好了准备,但它一直被推迟,这让我感觉心累并且严重影响了我的心理健康。”

她补充说,如果澳大利亚重新对国际旅行者实施隔离规定,她的大学奖学金将无法付得起这项规定的花费。

“对国际学生来说,重新开放澳大利亚边境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所有费用。”

“澳大利亚的声誉进一步受损”

Kirk Yan 是墨尔本的一名移民中介,他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这一政策的宣布将使人们对澳大利亚边境政策的信心进一步下降。

“其他受欢迎的留学目的地,如加拿大、英国和美国,比澳大利亚更早对国际学生开放边境,”他说。

“国境重启不会等到15号!”莫里森又来PUA了!国际留学生表示“这次我肯定不信了!”
“这一宣布导致人们对澳大利亚学习的兴趣进一步下降。”

联邦政府的数据表示,今年澳大利亚教育机构总共招收的学生比去年同期减少17%。而新入学的学生人数比两年前少了近一半!

“没有人情味的回应”

来自墨尔本的马来西亚国际学生 Belle WX Lim 表示,她理解改变旅行政策的必要性,但是,她觉得澳大利亚临时签证持有者,例如像她这样的国际学生,“缺乏欣赏和被认可”

澳大利亚国际学生委员会前任主席林女士说“这是一种非常没有同情心的回应”,她希望澳大利亚政府可以更多的支持国际留学生。

“这些学生支付了 40,000刀的学费,这还不包括他们支付的房屋租金,而且他们很多人的财物都在这里……而如今,他们在海外呆了快两年,”

“国境重启不会等到15号!”莫里森又来PUA了!国际留学生表示“这次我肯定不信了!”
PUA之王莫里森则表示,边境开放的延迟是根据专家医疗建议进行的。

教育部长 Alan Tudge 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鉴于疫苗接种率很高,他希望按计划在 12 月 15 日取消暂停。

“国境重启不会等到15号!”莫里森又来PUA了!国际留学生表示“这次我肯定不信了!”
“我知道这会让一些想要来澳大利亚的学生失望,但这只是暂时的停顿,”他说。

“我们拥有世界上接种疫苗最多的人口之一,

这使澳大利亚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

政府将根据公共卫生建议继续监测情况的发展。”

老墨觉得,关闭边境确实有其道理,但是不断的给留学生希望又再次掐掉希望的PUA举动,非常不地道。

留学生们想要的并不是每日一变的“希望政策”,而是真正落实到大家身上的正面行动。

本篇留学生采访信息来源:ABC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