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ife

两女儿被强奸,不幸1死1终生残疾,墨尔本妈妈却被禁止说出她们的名字

家住墨尔本东南区Oakleigh的Chrissie Foster是一位非常可怜的母亲。
两女儿被强奸,不幸1死1终生残疾,墨尔本妈妈却被禁止说出她们的名字
她的两个女儿Emma和Katie童年时在天主教学校Sacred Heart Catholic Primary School上学,
却不幸遭到恋童癖牧师Father Kevin O’Donnell的毒手——年仅5岁和7岁的两个女孩多次被强奸……
两女儿被强奸,不幸1死1终生残疾,墨尔本妈妈却被禁止说出她们的名字
(图为Emma)
(后证实,这名牧师在长达50年的时间里一直在猥亵、骚扰、强奸儿童,最早的要追溯到1942年。)
两女儿被强奸,不幸1死1终生残疾,墨尔本妈妈却被禁止说出她们的名字
(图为Father Kevin O’Donnell)
童年的不幸遭遇给两个女孩留下了深深的阴影,为了麻痹自己不去想这些事,她们开始酗酒嗑药,并最终酿成了悲剧——
两女儿被强奸,不幸1死1终生残疾,墨尔本妈妈却被禁止说出她们的名字
1999年,年仅15岁的Katie醉酒之后过马路时,被一个酒后驾车的卡车司机突然撞倒,大脑永久受伤,从此之后需要24小时的看护。
两女儿被强奸,不幸1死1终生残疾,墨尔本妈妈却被禁止说出她们的名字
2008年,大女儿Emma又被发现在自己的卧室内自杀身亡。
死时,她的手中拿着一个泰迪熊,那是她童年的第一个生日礼物……
两女儿被强奸,不幸1死1终生残疾,墨尔本妈妈却被禁止说出她们的名字
(图为Emma)
两个女儿的悲剧给作为母亲的Foster造成了沉重的打击。
为了避免更多的孩子遭遇类似的事,她成了一名为遭受儿童性侵影响的人积极发声的倡导者。
两女儿被强奸,不幸1死1终生残疾,墨尔本妈妈却被禁止说出她们的名字
过去25年,她一直在为这些孩子——包括她自己的两个女儿——四处奔走,并最终促成了维州政府对宗教机构中儿童性侵事件的调查以及后来的皇家调查委员会。
她也因此获得了“人权勋章”
两女儿被强奸,不幸1死1终生残疾,墨尔本妈妈却被禁止说出她们的名字
但去年10月,她突然接到了维州总检察长办公室打来的电话,告诉她,
 
她不可以再公开讨论
自己已逝的女儿Emma
两女儿被强奸,不幸1死1终生残疾,墨尔本妈妈却被禁止说出她们的名字
因为维州政府将:
“公布强奸受害者的姓名”这种行为
定为了一项犯罪
在未经法庭许可的情况下,任何人违反这项法律,公布受害者的名字,都可能被关进大牢,家属也不例外。
两女儿被强奸,不幸1死1终生残疾,墨尔本妈妈却被禁止说出她们的名字
政府说这是为了保护受害者的隐私。
但Foster对此难以接受。
“公布我女儿的名字居然可能导致我坐牢,这对我来说太荒唐了。”
“这只对性侵犯、尤其是恋童癖有好处。”
“每一个受害者都将被迫保持沉默。”
两女儿被强奸,不幸1死1终生残疾,墨尔本妈妈却被禁止说出她们的名字
于是,Chrissie Foster又开始为推翻这项法律而积极奔走,确保那些逝去的受害者也一直被记得。
两女儿被强奸,不幸1死1终生残疾,墨尔本妈妈却被禁止说出她们的名字
经过她和其他人的不懈努力,在上周三,这项法律终于被取消。
已逝性侵受害者的姓名可以被公布。
两女儿被强奸,不幸1死1终生残疾,墨尔本妈妈却被禁止说出她们的名字
维州总检察长Jaclyn Symes说:
“这是为了给性侵去污名化,让大家能公开谈论并报告性侵事件,让行凶者被绳之以法。”
两女儿被强奸,不幸1死1终生残疾,墨尔本妈妈却被禁止说出她们的名字
而那些不想让已逝受害者被公开的家属,可以向法庭申请为期5年的隐私令。
两女儿被强奸,不幸1死1终生残疾,墨尔本妈妈却被禁止说出她们的名字
这项法律被推翻是每一个性侵受害者家庭的胜利,
让受害者永远被记得,让性侵犯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永世不能抬头。
(来源:9 News,部分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