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ife

因为政府的一句话,墨尔本这个地方的居民都绝望了…

涂鸦问题恶化

尔本号称是文化艺术之都,但有一种在墨尔本横行的艺术却往往叫人喜爱不起来,那就是涂鸦。

虽然有时候涂鸦也被视为墨尔本一道不一样的风景,但是更多时候还是被人们视为污染而非艺术。

最近,墨尔本有一个地区的居民就饱受涂鸦问题的困扰。

因为政府的一句话,墨尔本这个地方的居民都绝望了...

墨尔本城郊的Yarra地区近几年来涂鸦无问题越发严重,

根据维州警方的犯罪统计数据显示:

在2021年全年期间,City of Yarra地区就报告了多达170起的违法涂鸦行为,

这相比于2019年的127起和2020年的141起,又出现了明显的增加。

更加让当地居民糟心的是,很多普通居民人家也遭受了涂鸦的侵蚀,

而且这些涂鸦压根和艺术不着边,往往都是些下流、恶毒的文字或标志,不堪入目。

覆盖的范围从Richmond到Alphington,其中Collingwood和Fitzory更是重灾区。

因为政府的一句话,墨尔本这个地方的居民都绝望了...

不过,让当地居民更加不满的是当地市政府对此的态度。

面对日益严重的涂鸦问题,Yarra City Council仅仅只会对政府和公共建筑,或是某些高曝光度的公共区域出现的涂鸦进行清理。

如果是普通居民家被被人涂鸦,不好意思,居民得自己清理。

虽然居民可以向Council索要清理工具包,但是居民表示如果涂鸦面积很大的话,小小的工具包压根起不到什么作用。

在这方面,同样也是涂鸦重灾区的City of Melbourne的做法就积极多了。

Melbourne City Council有涂鸦就都会清理,每年这方面花掉的钱高达100万澳元。

因为政府的一句话,墨尔本这个地方的居民都绝望了...

相比而言,Yarra City的居民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当地一位名叫Gibbs的居民就绝望地表示:

不仅仅是我,还有这里的很多居民都对Council能来清理涂鸦放弃希望了。

如果真要清理肯定得花很多钱,远远比一开始就采取措施阻止这种行为发生来的更多…

在Yarra Council内部,也有议员认为是时候对涂鸦问题采取措施了。

Yarra市议员Stephen Jolly就表示:

解决涂鸦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发生后马上清理掉,

可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政策的话,那么事情永远不会好转。

清理涂鸦就像收垃圾一样,是一种必要的服务!

不过,Jolly议员也承认现在本地市府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

那就是因为疫情的影响,市府的收入大打折扣,今年的财政预算更是直降5000万澳元。

说人话就是真的没有钱了…

因此,很多Council现在想的都是减少服务,而不是提供额外的服务。

因为政府的一句话,墨尔本这个地方的居民都绝望了...

另外,对于涂鸦问题,维州警方也表示:

疫情也促使了涂鸦问题的恶化,因为在外面的人少了,涂鸦者也因此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来源:The 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