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ife

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维州又闹鼻涕虫灾,庄稼都要被吃没了!

农民们太难了

George Coutts是维州西南部地区Ararat(墨尔本以西约200公里处)的一名农民。
最近这段时间,George非常发愁,
因为维州西部地区正在经历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鼻涕虫灾,
他种在田里的油菜籽,快要被鼻涕虫吃光了!
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维州又闹鼻涕虫灾,庄稼都要被吃没了!
“凡是那些我们没有耕作或焚烧过的田地,全都被鼻涕虫入侵了。”
“我们已经给大多数田地放了3到4次诱饵,
但鼻涕虫太多,诱饵也不太管用,幼苗都被吃掉了。
有些被吃掉的油菜籽,我甚至都懒得再补种了,因为就算补种了,也还是会被吃掉。”George一边说一边叹气。
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维州又闹鼻涕虫灾,庄稼都要被吃没了!
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什么是鼻涕虫。
鼻涕虫学名蛞蝓,软体动物,外表看起来像没有壳的蜗牛,体表有粘液。
身体伸缩爬行,所过之处,留下一条亮亮的粘液,像鼻涕一样。
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维州又闹鼻涕虫灾,庄稼都要被吃没了!
别看这家伙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它却是名副其实的大害虫,对农作物杀伤力巨大!
因为它喜欢吃庄稼的嫩叶嫩芽,而且食量很大。
它夜晚悄悄溜出来,从可口的位置入手,在叶片上啃出一个个圆洞,一晚上就能将田里的幼苗糟蹋殆尽。
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维州又闹鼻涕虫灾,庄稼都要被吃没了!
农学家Rhys Cottam-Starkey说,
在刚刚过去的春季和夏季,维州西部地区降雨量丰富,气候湿润,
为鼻涕虫的繁衍创造了绝佳的条件,导致现在鼻涕虫泛滥成灾。
“从Warrnambool一直到Pomonal,甚至到西边的Hamilton,都面临这个问题。”
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维州又闹鼻涕虫灾,庄稼都要被吃没了!
George说,虽然过去也遭遇过鼻涕虫的问题,但从来没有见过数量如此庞大的鼻涕虫。
而现在正是维州的油菜籽生长的季节。
浩浩荡荡的鼻涕虫纷纷涌入田里,把刚刚破土而出的油菜籽幼苗都吃了。
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维州又闹鼻涕虫灾,庄稼都要被吃没了!
“幼苗刚长出来的时候是最敏感的,任何一丁点毁坏都会导致严重的后续影响。”
“油菜籽非常小,当幼苗从土壤中冒出时,它没有任何能量储备,
所以叶子稍微受到一点破坏,都会减少它的光合作用,继而导致整株幼苗死掉。”Cottam-Starkey说。
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维州又闹鼻涕虫灾,庄稼都要被吃没了!
眼看着田里的幼苗都被吃了,George急得直挠头,但也无能为力。
“这个季节再补种已经来不及了,长不出庄稼了。”
“这些鼻涕虫真的很烦人,接下来我必须得保持高度警惕。”
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维州又闹鼻涕虫灾,庄稼都要被吃没了!
Cottam-Starkey一直鼓励农民通过放诱饵的方式减少鼻涕虫,
但在寒冷潮湿的季节,诱饵也不太管用。
还有一个问题是,老鼠的诱饵和鼻涕虫的诱饵会互相干扰,不能同时放。
而目前新州又在闹鼠灾,一不留神就会蔓延到维州,
所以维州的农民又要防老鼠,又要防鼻涕虫,心力交瘁,非常担心庄稼的收成。
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维州又闹鼻涕虫灾,庄稼都要被吃没了!
唉,这一场场的天灾人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来源:ABC News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