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ife

“说实话,这两年真的太难了。”墨尔本人亲述:为疫情暴露场所进行消杀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工作体验?

真实经历

情期间,在经济大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保洁这一行业却迎来了“蓬勃发展”。

每当一波又一波的疫情袭来,大部分人得以呆在家里躲避病毒,但从事清洁服务行业的人员仍需坚守在岗位上。

“说实话,这两年真的太难了。”墨尔本人亲述:为疫情暴露场所进行消杀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工作体验?

他们每一次上班都得冒着被感染的风险,相信大家对这份辛苦都不会有任何异议。

但是大家是否好奇过,疫情期间,他们需要面对的工作环境,以及从事这份工作时的真实感受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今天,墨尔本一间清洁公司的老板Sam Kahandawala,想要来和大家分享他这段时间特殊的工作经历。

“说实话,这两年真的太难了。”墨尔本人亲述:为疫情暴露场所进行消杀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工作体验?

(Sam Kahandawala和他的员工)

以下是Sam Kahandawala的自述:

疫情开始前,我的清洁公司和墨尔本的夜店、酒厂和高尔夫俱乐部都有定期合作。

但疫情爆发后,这些场所被政府勒令关门,让我们也连带着被迫歇业了许久。

这件事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打击,我们的业务至少因此下降了50%!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公司里有一半左右的员工选择离开墨尔本,他们有人去了其他州,还有人甚至选择离开澳洲。

“说实话,这两年真的太难了。”墨尔本人亲述:为疫情暴露场所进行消杀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工作体验?

尽管生意不如以前,但是突然这么大的人员调动,还是让我们陷入了人手不足的危机中。

为了让公司能够撑下去,我不得不辞掉了手头的工作,那是一份管理相关的工作,已经干了有8年之久。

无论有再多的不舍,我也只能继续回来从事清洁工作。

疫情初期,我们的业务的确是陷入了困境。但后来随着疫情愈演愈烈,与暴露场所相关的清洁需求也开始激增,我们因此开始变得忙碌起来。

“说实话,这两年真的太难了。”墨尔本人亲述:为疫情暴露场所进行消杀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工作体验?

但这个工作量真的不是一般的大,举个例子吧,

我们目前负责为四个暴露场所做清洁消毒工作,这意味着我们得连续工作7天的时间,而且每天还得连轴转。

遇到好的时候,可能每周只要工作五天。

不过一般情况下,只有你生病了,才能得到休息的机会。

尽管我自己经营着一家清洁公司,这也不代表我就能偷懒,我有时候一天得工作20个小时

“说实话,这两年真的太难了。”墨尔本人亲述:为疫情暴露场所进行消杀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工作体验?

说句实在话,这两年真的太难了。

而这期间,我们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人手不足

一般从事清洁工作的大多是持有临时签证的海外人士,例如留学生和背包客这类。

但疫情爆发后,很多人因为签证到期就离开澳洲回家了,还有一些人选择离开维州,去那些没有实施封城的地区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

而那些选择留下的员工,他们的日子也不容易。

因为他们是临时工,所以很难获得政府的JobKeeper或JobSeeker补助。

我们只能尽力去帮助他们,但是当公司也没有业务的时候,这一切都很难。

幸运的是,我们后来开始接到了和疫情暴露场所相关的清洁工作,业务量开始上升。

但难题又来了,我们缺少有经验的专业清洁人员,毕竟我们需要面对的是疫情暴露场所,而不是普通的公寓房间清洁。

“说实话,这两年真的太难了。”墨尔本人亲述:为疫情暴露场所进行消杀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工作体验?

我们开始不断征人,求职者是很多,但大多都没有经验。有些人甚至平时从事的是会计相关的工作,来应聘只是为了在下班后赚点外快。

尽管我们知道这些人干不长久,基本都是工作上几个月就离开,但是我们实在太缺人,只能留下他们,对他们进行培训,这又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我知道很多人都不会想从事清洁工作,但它很重要,特别是在现在这个时刻。

我衷心希望政府能够多关注我们这个行业,关注从业人员的健康和福祉。

“说实话,这两年真的太难了。”墨尔本人亲述:为疫情暴露场所进行消杀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工作体验?

说了这么多,大家应该很好奇,对暴露场所进行清洁具体都需要做些什么呢?

首先,这份工作需要至少五个人进行,时长至少要四五个小时。

由于长时间戴口罩会让人觉得憋得慌,所以每过45分钟,我们都会出来休息个10分钟左右。

然后在清洁时,我们使用的都是政府推荐的清洁剂,比我们平时使用的消毒液都要强效。

“说实话,这两年真的太难了。”墨尔本人亲述:为疫情暴露场所进行消杀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工作体验?

对于同一处地点,我们会让至少两个人进行重复擦拭工作。

一般情况下,我们都是在空无一人的暴露场所进行清洁。

但也会遇到需要去养老院进行清洁的时候,这个就会比较危险。

因为我们去清洁的时候,那些确诊新冠的老人因身体原因无法离开房间,所以我们只能和他们处在同一空间,使用清洁布一点点擦拭。

“说实话,这两年真的太难了。”墨尔本人亲述:为疫情暴露场所进行消杀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工作体验?

对了,大家不用担心,我们公司一共有10个团队,

一部分专门负责暴露场所相关的清洁工作,另一部分则专门负责日常清洁,两个团队不会有交叉接触的时候。

清洁工作结束后,我们还必须对现场各个角落进行拍照,一次至少400张。

拍摄完成后,我还得再按照清单一一检查,一天才算正式结束。

第二天,卫生部就会派人来检查,确定没有问题后暴露场所就会对大众重新开放。

这些就是我们对暴露场所进行清洁消毒时的工作流程。

“说实话,这两年真的太难了。”墨尔本人亲述:为疫情暴露场所进行消杀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工作体验?

随着疫情逐渐好转,我们最近发现清洁需求又开始减少。

平时我们一周会接到100个订单,但在过去的三周里,我们每周基本仅能接到5个订单,有些日子里电话根本连响都不会响。

在不久的未来,我们可能又得经历一段难捱的时期。

不管如何,最后想说的是,我为我们团队在疫情期间所做的一切感到自豪!

“说实话,这两年真的太难了。”墨尔本人亲述:为疫情暴露场所进行消杀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工作体验?

以上就是Sam Kahandawala的自述。

疫情期间,相信还有很多像Sam Kahandawala这样默默为维州防疫做出贡献的无名英雄。

最后,让我们为每一个在疫情期间“为众人抱薪者”,点个赞吧!

来源:ABC News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