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ife

“澳洲川普” 卷土重来

大戏

于澳洲人来说,未来几个月里最大的事只有一个,

那就是即将到来的新一届联邦大选。

虽然没有悬念的是,这又会是一场万年不变的 “联盟党 VS 工党” 的撕逼较量,

但是其实在澳洲政坛上,还活跃着其它一些 “奇葩” 政治人物。

比如今天要讲的这位:

克里夫·帕尔默

(Clive Palmer)

“澳洲川普” 卷土重来

熟悉澳洲政治的朋友肯定都知道这号人物,

但如果有朋友对他陌生的话,其实用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对他有一个基本的了解:

帕尔默就是澳洲版的川普

是的,和川普一样,帕尔默也很有钱。

他是一位矿业大亨,旗下产业涉及铁矿、镍矿、煤矿等等。

根据2021年澳洲富豪榜的统计,他的总资产预估超过130亿澳元。

说来他比身价 “仅有” 几十亿美元的川普还有钱。

“澳洲川普” 卷土重来

同时,也和川普一样,他在赚够了钱之后也开始涉足政坛,

且是澳洲极右派和民粹主义的代表人物。

另外,还和川普一样,他也是经常能整出一些 “突发奇想” ,

比如说要克隆恐龙建侏罗纪公园,和重建泰坦尼克号等等…

另外这两天在俄乌战局的阴影下,帕尔默在感染新冠需要住院治疗的情况下,居然还有力气在媒体上蹦跶(是的,他一直明确表态自己不打新冠疫苗,这个我们稍后再说),

“澳洲川普” 卷土重来

这两天他居然花了一笔巨款,从一位俄罗斯富豪手上购买了一辆希特勒当年曾使用过奔驰防弹轿车,用来做收藏…

这辆车希特勒曾用了3年,帕尔默为此花了多少钱,还不得而知。

“澳洲川普” 卷土重来

但是,和川普荣登美国总统大位的成就比起来,

帕尔默在政治上取得的成绩可就比川普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其实帕尔默正式进军政坛的时间要比川普还早。

2013年时,他就创立了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帕尔默联合党,并亲自参选昆州阳光海岸地区的一个众议院席位。

在这场选举中,帕尔默最后奇迹般地依靠仅仅几十票的微弱优势拿下了议员席位。

“澳洲川普” 卷土重来

另外,他招揽的另外3名候选人也成功拿下了参议院的3个席位,

初入政坛就成为了国会中一股不可小事的制衡力量,帕尔默一时间可谓是风光无量。

但是,在当上了议员之后的帕尔默,可谓是完美地诠释了何为 “占着茅坑不拉屎”。

他几乎不在自己的选区里待着,而是都住在自己位于黄金海岸的豪宅里。

“澳洲川普” 卷土重来

(他拥有的黄金海岸众多豪宅,其中之一)

以至于选区当地的居民经常都找不到这位他们所谓的 “代表人”。

在那届议会中,帕尔默成为了缺勤率最高的议员,几乎一半的时间都在缺勤。

有时候好不容易来一次,还直接睡着…

“澳洲川普” 卷土重来

视从政为儿戏的帕尔默很快遭遇危机,党内几名参议员陆续因为和他在意见上的严重冲突而退党。

帕尔默的帕尔默联合党刚成立没多久就开始分崩离析,到了2016年也被他正式注销。

在当了3年的议员之后,也许是觉得实在不好玩,2016年帕尔默宣布不再谋求连任。

但在1年之后,他就又卷土重来,成立了现在以他为首的联合澳洲党(United Australia Party)。

“澳洲川普” 卷土重来

2019年,帕尔默带领联合澳洲党再战联邦大选。

作为极右和民粹主义的代表,帕尔默的纲领基本就是两条:

一是攻击工党(现在也攻击自由党)

 

二是攻击中国

攻击工党不难理解,政治死敌自然是势不两立。

至于中国,靠矿起家的帕尔默其实之前和中国也是有不少生意来往的,

而且还曾和中资企业一起联合开过矿,不过最后因为商业纠纷不欢而散。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方面的原因,帕尔默自此开始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中国黑。

2019年大选期间,帕尔默充分发挥了自己的 “钞能力” ,

疯狂 “撒币” 6000万澳元,基本全部砸在了广告宣传上。

“澳洲川普” 卷土重来

电视、报纸、网络、乃至街头广告牌,

只要你在澳洲,不管你喜不喜欢他,都不可能看不见他的广告。

最容易刷到他广告的地方可能就是Youtube了。

广告中:

帕尔默亲自现身说法,将澳洲形容成已经要被无能的政府 “卖给” 中国…

而他才是那个能够拯救澳洲的 “大救星” …

“澳洲川普” 卷土重来

不过,当选举结果出炉之后,帕尔默却成为了全澳的大笑柄。

在狂砸6000万之后,他的联合澳洲党居然在国会一个位子都没有捞到!

可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帕尔默终究还是成功地在国会里找到了一位自己的代理人。

2021年初,当时还是自由党众议员的Craig Kelly,由于长期散布和疫情相关的不实信息,

受到了国会各党以及媒体舆论的猛烈抨击。

在遭总理莫里森驳斥后,他选择退出自由党,成为独立议员,随后被帕尔默成功招揽,加入了他的联合澳洲党。

“澳洲川普” 卷土重来

当然,和Craig Kelly一样,

自疫情爆发以来之后,帕尔默也没有停止过发布和疫情相关的争议,以及不实信息,并表示信不过新冠疫苗,他和妻子绝不会接种。

不过就在上周,一件让全澳都哭笑不得的事情发生了:

帕尔默由于出现了 “新冠症状” ,被救护车直接从黄金海岸的豪宅中拉到了一家私立医院里做治疗。

他和他的老婆都接受了新冠检测,现在有媒体曝光称:

他和她老婆都确诊得了新冠!

而且帕尔默现在还有肺炎症状,并还在持续接受治疗。

“澳洲川普” 卷土重来

虽然在Craig Kelly入伙前帕尔默在国会没有任何直接影响力,但是这几年他也没少刷存在感。

这两年他就一直在和西澳州长麦高文过不去,频繁对西澳的边境硬管控提起法律诉讼。

不堪其扰的麦高文也是怒喷他是 “澳洲和澳洲人民的敌人”,

帕尔默则是直接以此状告麦高文诽谤,并成功把麦高文拖入了官司中,搞得麦高文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澳洲川普” 卷土重来

而随着新一届联邦大选的临近,帕尔默和他的联合澳洲党也再次开始活跃起来。

这回他玩的还是他之前的老一套——疯狂撒币打广告!

而且这次花起钱来要比之前还要更加夸张!

有媒体统计了从去年8月至今年2月这半年期间,澳洲各个政治党派在媒体上投入的广告费用。

工党花了26万澳元,自由党花了24万澳元,

而帕尔默的联合澳洲党,居然已经花了超过3100万澳元!

换句话说:

他在广告上的投入,已经比其它任何一个党派都要多超过100倍!

对于这种极端不正常的状况,已经有不少人都表达了担心,

表示这种如此撒钱做政治宣传的行为,对于澳洲的民主制度来说其实已经造成了危险。

“澳洲川普” 卷土重来

坦白地说,虽然澳洲人在政治立场上也分左中右,

但是相比于美国那种左右两级分化到水火不容的情况,澳洲人普遍还是温和得多的。

因此像帕尔默这种极端派,能获得的影响力还是非常有限的。

但是这回他是否能在自己那近乎蛮横的 “钞能力” 的支持下再次撬动澳洲的政治天平,

还需要最后的选举结果才能给出答案…

来源:各大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