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ife

趣知识:墨尔本曾被叫做Smellbourne!“臭墨尔本”?

墨尔本前身:一个巨大的“垃圾场”

Melbourne还是Smellbourne,
你知道墨尔本曾经还有这样的别名吗?
19世纪,淘金热让墨尔本一跃成为全球最富庶的城市之一。
其他地方的人谈起墨尔本,都艳羡地说那个地方遍地是黄金,可如果他们亲自来墨尔本看看,就会失望的发现,马路上实际是粪便和成堆的垃圾。
历史上的墨尔本,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垃圾场”。
公园、河流、人行道随处可见烂菜叶、死去动物尸体、腐肉和骨头。
皇家委员会1888年发布的报告称“墨尔本的街道是垃圾做的。”
这并不是一种夸张手法,而是字面意思
为了让街道高度达到统一标准,市议会决定用垃圾覆盖现有路面并填高低洼地段。
迪肯大学高级研究员Sarah Hayes表示,墨尔本富也因淘金热,脏却也是因淘金热。
“大量外来人口涌入墨尔本,人口增速快到不正常。”
“而当时政府落后的管理水平跟不上城市扩张的步伐。”
当时市政府根本就不会组织清洁工去收垃圾,居民只能自己请守夜人将垃圾拖走,而大多数人就直接将垃圾倒在空地上。
许多人在晚上偷偷跑到Carlton公园倒垃圾,以至于市政府忍无可忍在公园周围装上了带锁栅栏。
除了垃圾回收,墨尔本市政落后的管理水平还体现在污水处理方面。
悉尼1854年就铺设了下水道,而墨尔本足足比悉尼晚了40年!,阿德莱德都比墨尔本更早拥有下水道。
Sarah Hayes表示:“和赚钱不沾边的事,墨尔本都显得不大积极。”
在马桶诞生前,墨尔本人都站在长条形的粪坑边上厕所。
粪坑满了时,人们就会找挑粪工清理。
但因为这活计又脏又臭,收入又十分微薄,很少有人愿意做,
许多人家找不到挑粪工,清理粪坑不及时,熏得左邻右舍吃不下饭。
看民众怨气颇重,市政府灵机一动,设了个“防害行为监察员”的职位,让他们看谁家粪坑溢出来了,就开罚单,每户要交40先令。
除了恶心,粪坑其实也很危险,历史上曾有多名儿童在粪坑溺亡,
一名挑粪工清理粪坑后忘记将坑上的板子移回,导致雇主上厕所时直接摔进了坑里,“身体和心灵都遭受了重创。”
还有挑粪工被毒气熏到,健康受损。
这种状况直到1897年,墨尔本第一批居民楼装上了污水处理系统才好转。
(考古人员在粪坑里发现大量瓶瓶罐罐和餐具)
垃圾没人收,厕所没人清,没想到18世纪的生活条件原来这么艰苦。
和那时候的人相比,小微不禁感慨,现代人能拥有干净整洁的厕所真是太幸福的一件事了!
来源:ABC News